www.dszsq.com

对话真本聪:Nirvana Capital 的投资哲学

摘要:2019年8月3日,真本聪和WinKrypto主办的AMA在真本聪社群举行,本次AMA邀请了 NirvanaCapital 涅槃资本合伙人Mable,她就区块链过去的热点、应用场景和未来赛道等问题进行了分享。同时针对社区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

2019 年 8 月 3 日,真本聪和 WinKrypto 主办的 AMA 在真本聪社群举行,本次 AMA 邀请了 Nirvana Capital 涅槃资本合伙人 Mable,她就区块链过去的热点、应用场景和未来赛道等问题进行了分享。同时针对社区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解答,包括公链和分片的看法等。Nirvana Capital 是以区块链为重的数字基金。创始成员也是以太坊的早期支持者,曾经投资了 Golem、Polkadot、OmiseGO、QTUM、Raiden Network、Smart Contracts、MOBIUS 等。以下是对涅槃资本合伙人 Mable 的提问和她的回答,为了方便阅读,部分内容有删改,Enjoy It!

Q1:给大伙讲讲你的背景和经历吧,是怎么接触加密货币,然后后面又是怎样创建涅槃资本的?

上面简单提到了我的职业经理和涅槃合伙人结识的经历。涅槃资本创立是在 2016 年,应该算是国内较早的一批机构投资者,创立的目的也很简单,希望跳出个人投资者的一些局限,更长期地深耕、有计划地布局在这个领域。

我对加密货币最早的接触是 2012 年,当时有一对学长学姐夫妇突然分别辞去麦肯锡和全球最大的建筑师事务所的工作,all in 挖矿,还是有些触动的。真正开始自己持有数字货币是在 2017 年,对于通证经济开始更为系统地研究是在 18 年。

除了加密数字货币投资,我也对于探索新经济实验、艺术哲学和开源协作有比较浓厚的兴趣,因此在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担任常驻编辑和节点。

2015 年起,因为朋友创业+政策风向利好的缘故,接触到了一些新农业 / 生物科技方面的项目,因此自那时候起也在那个领域有一些天使投资。

Q2:为什么当时会取名叫涅槃(Nirvana)资本,有着怎样的象征意义或者特殊含义吗(当然大家都会联想到是那个著名的乐队吗)?涅槃资本整体上的一个投资逻辑框架是什么?

哈哈,大家确实第一反应都是 Nirvana 乐队。不过其实我们还是采取的佛教「涅槃」的原意。

涅槃是很难的一件事,凤凰经历重重困难才能涅槃。所以这个名字有很多层含义吧,包括我们坚持下去的决心,面对磨难的勇气,和还有对自己的要求和期待。

投资逻辑框架,在区块链 / 加密数字货币这样的早期领域,大家都在学习、认知都在迭代,因此框架和逻辑也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它一直在延展。

比如在 2017 年,会觉得更应该关注基础设施的性能,因为还有太多想象力空间在基础设施完全缺失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发挥。

现在的话,基础设施仍然还不完善,但是已经可以开始考虑一些更深的问题了。

比如激励机制 / 经济模型的设计是不是合理。

应用和基础设施已经开始螺旋式上升、相互促进了,不考虑应用的基础实际上是很难自己往下走的,所以现在开始考虑 Web3 的生态会怎么发展必须要什么模块、什么会是 Web3 时代的 tcpip、怎么样沿袭互联网 Web2 时代积累下来的优势把一些真正需要优化的点优化(而不是从头推倒重建),这些问题就很有意义。

Q3:涅槃资本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来自于自有的资金还是来自于 LP?你认为加密货币领域的一些 Crypto Fund 如果资金来源是来自于 LP 的话,他们的投资策略会大大地受限吗?

我们是有 LP 的,但是选择上会很谨慎。所以除非是非常信任的人,相信我们的策略,否则可能拿钱容易,匹配期待值很难。我们还是希望对别人的钱负责。

所以放钱进来的人,还是愿意相信我们的专业性。这种情况下受限程度会比较轻。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和一些顶级项目的基金会沟通,下半年有可能帮助他们在亚洲投资布局生态。

Q4:你认为涅槃资本的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优势在哪里?你们是如何在项目还没为人所知的时候接触到这些初创项目?对于你们投资的项目,你们的主要的评判标准是什么,评判是否值得投资和什么时候退出?

我们对自己国际和国内资源的掌控有一定的自信,成员都有深扎国际和国内的背景。

当然坐吃山空是不可取的,我们在原有资源的基础上还是非常勤奋地在开拓更多的资源、根据接下来我们判断的趋势积极的与各方保持沟通、开辟新疆土。

新项目就是在这些与已有资源保持良好沟通的情况下,从这些资源方获得的推荐,有很多的确是比较早期、独家的,这也是长期建立的信任。

这些资源方对亚洲的情况也比较好奇,而我们可以提供一个本土视角+一个传递者视角,这是很多其他机构无法提供的。

是否值得投资的标准其实还是挺多的,很难去一下全部概括。我们对团队成员的搭配、团队领导人过去的成功和失败经历,会比较看重考察。然后会考虑不同的想象和市场空间、赛道宽窄,来决定投资策略 / 周期。

比如对于有些阶段性解决方案,我们会想这个阶段到底有多长、不可替代性有多强、到我们认为的下一个阶段的可延续性、在现在这个阶段它跑出来的概率有多大还是只是概念,等等。

基于这些考量,我们会对它们的价格有不一样的看法:如果不可替代性没有那么强但是本身竞争力还不错(可以理解为次级优质资产),那价格需要很便宜可能我们才会下手,这个可能更类似橡树资本的投资理念;如果是顶级优质资产,在价格不算很便宜的情况下,它的延展性、成长性怎么样,这个就可能更偏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所尊崇的绝对优质的价值投资理念。

阶段性解决方案,我举个栗子:

比如当年很多人可能需要用 bt 种子下载视频,各种硬盘什么的就很刚需,然后随着 4G 的普及数据变得便宜,那些就被淘汰了;然后之后 5G 和云游戏普及以后可以想见手机是 128g 还是 256g 就没那么重要了因为你不需要把 app 下载下来,等等。

Q5:今年上半年的一个趋势可能是 LTC 减半、Staking Economy 还有 IEO,可能还有模式币等,你如何看待上半年的主题,你觉得下半年的投资趋势会往什么主题走?

下半年随着波卡的上线,之前和之后大家都会开始看 Web3 生态 / 泛 Web3 生态。在此之前大家都可能知道 Web3 foundation,但是什么是 Web3 呢?

从我看来,泛 Web3,是运行平台各个环节的去中心化,数据库、计算性能、缓存、代理、域名,等等。

隐私、端对端,是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热度的方向,但是同样我也认识到 Web3 认知(栗子:用户数据个人掌控等)的普及还需要时间,所以理性地说我觉得即使这些在二级市场起来,短期内可能大多是跟随板块的、和概念相关的上涨,但是市场的热度确实也能加速认知,所以实际认知和市场热度应该会相互促进吧。

另一个方向就是衍生品和法币入口,说白了就是金融大规模认可的基础设施。

这个可能听起来有些老套,但是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合适的拐点,比如监管层面有了更多框架因此大钱的进入会更顺理成章,然后世界经济层面(宏观经济层面、信贷周期层面)上也在亟待变盘。

比特虽然说是数字黄金说了很多年,但事实上你看它和黄金的曲线相比从来还没有正式成为避险资产,那现在是不是机遇?

Q6:如何看到诸如 Near、Kadena、Dfinity 这些明星级的高性能公链。你对它们能如期上线主网持乐观态度还是悲观态度。这些项目确实光环加身:明星资本加持、概念新颖、题材有特色,但对于一个公链项目来说,先发优势很重要。目前公链赛道竞争异常激烈,这几个高性能公链是否真的有优势?上线后是否会远远低于预期?能否聚集网络效应?

我们确实相信先发的优势,因为这个帮项目争取到了不只是开发时间,还有积累开发者社区和与开发者交互、了解实际需求从而迭代的时间,这个对于公链项目是很宝贵的,因为完全真空无接触的开发进程是比较难成功的,底层和应用 / 使用底层的开发者需要螺旋前进。

不过从我们和比如 Near 团队的接触来看,他们确实吸取了许多前人的教训,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实用性来讲,确实很有吸引力,所以他们现在努力做市场普及的意识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当然,如期上线事实上我觉得只是才刚刚开始。首先不说已经延期了比较久的项目,像你刚提的这里面,有非常迅速按部就班上线的公链,它受到广泛的资本关注只能带来比较顺利的开发进程和资源对接,但是至于怎么落地合作、怎么运作社区、怎么平衡参与社区的各方利益,等等,都还全然不知。

因为就算理论上金融工程再精妙,总比不上市场上始料不及的黑天鹅。

所以优势的话自然是在于前期生的好,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上线是否低于预期(技术层面看代码,上线前就能知道,市场层面要是驴子是马溜一溜才知道,也跟上线时间的大盘有关)这个自然无法在上线前完全预知。

一方面公链生态百舸争流,而另一方面不排除也有一些项目的存在很鸡肋,往前走不动往后退不下,可能在长期的历史中它就是一个中期的现象,从概率的角度 99% 最终还是会被大浪淘沙。

绝大部分的公链项目同质化严重,取得突破的一些点所带来的优势,不一定能挽回天时的劣势。所以到底是站在巨人肩膀上,还是后来者比不过巨头,它们可能会同时存在。

Q7:目前的市场状况是 B 端从业者的数量明显大于 C 端的用户和投资者,对区块链项目来说也是这样,每天有新的公链诞生,但实用的 DApp 却寥寥无几,除了博彩类 DApp 鲜少有令人眼前一亮、落地的 DApp,如何看待市场这一畸形的现象?

哈哈,我身边好几个好朋友其实都觉得区块链的 C 端无法实现。

最近正好在想这个问题,我想从根源提一个问题:在未来的世界,我们真的还会用 To B 和 To C 的框架思考吗?

在 Web2.0 时代,我们每个 C 都是被一个个 B 服务,然后各种小 B 不断合并进化变成了巨头。那么在 Web3.0 时代呢?

如果这些已经形成的巨头很难撼动了,那如果不摧毁平台本身,而是通过一些解决办法,把 C 端层面的数据信息,重新归回到个人手上呢?我认为,大平台和去中心化这个事情本身是没有矛盾的,而是取决于它上面的网络是怎么运作的。

所以我觉得这两个要分开看待,每天看到新公链是因为市场的滞后性,很多人都试图解决同样的问题,当年滴滴快的大黄蜂易到的百团大战是一样的。

而没有什么实用的 DApp 是因为其实根本很多事物的运行不需要用到区块链,人类总体需求在短短两三年里可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因此大家有没有区块链活得都很好,但是一些细节的完善它需要的可能根本不是全新的一个 DApp,而是在已有的平台上的优化。

之前有句话传的挺热「区块链没有 C 端」,但我觉得更应该是区块链没有从头再来的 C 端。对于自诩「理性人」的人类,对于这些年互联网积累下来的进步,有什么道理要完全放弃呢?

Q8:怎么看待现在市场的一些问题?资本盘、传销盘、模式币横行,交易所和项目方联合起来量产化、流水线化 IEO,而一些相对于理想化一点极客一点的项目反而到了一种没交易所愿意上的情况,你怎么看待现在的这种现状?

首先我觉得评判一个项目比较忌讳的是把市场因素和技术进步完全剥离看待。

在一个大家都忙着造锤子的时代,虽然锤子的质量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找到钉子在哪。

昨天在 Chinajoy,loom 的 CTO luke 跟我说,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很多技术上的 expertise,但是能解决的问题真的不多。

就是极客是带来先锋思路的,但是如果完全没有市场化的能力,它可能就只是先烈。而能够站在巨人肩膀上,用合适的方式传递给更多的人所熟知和认可的,可能就会成为那个先驱。

回到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觉得那些的确是市场乱象,从概率的角度上来说,一定有人是侥幸从中赚到钱的,但是这种虚假繁荣一定是阶段性的。

从钟摆理论我们知道你今天虚假繁荣趴体得有多嗨,明天你就会多痛苦。

那极客的项目,更应该思考的是从哪一两个点突破,找到你的钉子在哪里,努力让自己成为先驱而不是先烈,否则的确不能怪交易所对别的项目青眼有加,因为人性本身就是趋利避害的,市场价格虽然不一定能合理反映价值,但是它会影响市场的信心。

Q9:在赚钱和行业可持续发展或坚持自己的投资逻辑之间怎么选择?你们会投一些看起来大概率会赚钱但是确实包装过的垃圾项目或者资金盘吗?

坚持自己的投资逻辑和赚钱并不矛盾,如果真的有思考过,觉得自己已经看明白了,那按理说是会赚钱的。如果一次、两次没有赚钱,就该疑问自己的逻辑是不是真的正确了,当然如果还是觉得是合适的话,那就交给时间吧。

当然,用橡树资本霍华德马克斯的说法,错误的时点买入了正确的资产,你也可能付出严重的代价,因此判断自己在周期的什么位置变得至关重要。当然怎么判断这个是另一个很长的话题。

并不是所有赚钱的项目都需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开始赚钱的,对于资本的多样化分配也是我们专业工作的一部分,不然怎么保持流动性、可持续地投资呢。

纯粹的空气和垃圾我们是一定拒绝的,这是我们的底线。

但是运用一些金融工具进行金融工程的编辑,这在华尔街是非常常见的做法,或者项目运用一些传播手段让更多的组织和个人对某事物的价值产生共识,如果作为投资人比别人早看的懂这个后来形成的共识,那对于早期支持者的奖励我觉得是合理的。

人类的历史发展就是基于传播学的,区别只是在于传播的内容是否真的有内在价值。传播可以说是一种让价值从低估回归正常区间的做法,当然我不否认常常它也会超出正常区间。所以还是要努力让自己比别人对于大小周期的位置更加敏锐。

Q10:在国内币圈不多不少都会有一些神化国外资本,丑化国内资本的现象,比如我们经常会听到国外的什么 USV、a16z、Polychain 等听到的评价都比较正面,然后提到国内的一些稍微大点的资本评价都比较负面,你认为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你又觉得国内外的加密货币领域资本机构的主要差异在哪里?

首先从我个人接触到的优秀国内机构投资人来说,与其说像有些人认为是海外机构的认知更超前,我更愿意理解为海外拥有更悠久成型的投资人持续观点输出的习惯。

在长期坚持定期输出投资备忘录、笔记之后,海外机构的一些认知会被广泛传播,因此我认为这是国内投资一些机构可能会相对短板的地方。

其次不可否认的有语言的限制,英语文字确实跨国传播力更强(相对于仅限于运用中文在国内社区),因此你会发现很多有多语言运作能力的资本往往能调动更多的资源。跨国的能力,涉及到打入社交圈,也自然涉及到拿得到的标的源。

不过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很多人在作出一些评论的时候喜欢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而忽略了其他的一些评判因素。

并不是说应当纵容一些无下限实现回报的行为。但是对于一些海外的基金有时候评论者会忽略了评估实现回报率,这可能也会有失一些公允。

Q11:很多投资机构的合伙人网红化,像 Multicoin 的 Kyle,像 Dovey,甚至于说像 Linda Xie。你如何评价这些 KOL 和这个现象?有没有尝试想过成为下一个资本界的网红吗?

有这个优势的机构和个人的确还是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可扩展的资源,通过做自己擅长的事获得红利无可厚非。

我觉得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就做什么样的事情很重要。网红不是我最佳的定位,主要是我们在运作流量方面上可能缺少一些这个优势。

但我会愿意去输出一些我能讲得清楚的逻辑,希望激发更多的社区探讨,甚至自己去做一些新经济实验做一些落地探索(比如实验哈勃格税的「一块广告牌」等等)。

我认为纯粹吸引流量、博眼球的事情对我们来讲意义不大,因为最终我希望的产出的是对区块链社区有正向推动的思考,那如果正好能获得一些同道中人的认可或者批评从而进步,那我觉得可能付出就值得了。

Q12:Placeholder 有点像 USV 旗下的具有实验性质的投资机构,Placeholder 发表的投资主题论文相对也很纯粹,很多文章不会涉及自己投资的项目,而 Multicoin 的 Kyle 由于每次都要在文章中刻意奶一下自己投的项目,从而被大家戏称为奶币作家。如何看待机构在写投资主题论文的时候过多的、刻意去奶自己投的项目这种现象?

我觉得看怎么定义刻意吧。不可否认在一些私下或者公开场合,或者在一些输出的时候我们在谈论自己的投资逻辑,会用自己的一些投资组合来作为阐述逻辑的佐证。

坚信自己的投资逻辑的人,可能自然而然确实是会跟大家推广自己按照逻辑作出的投资的案例。

当然 Placeholder 也是比较遵循自己的投资逻辑的,私下和 chris burniske 聊的话他也会讲他觉得 xx 因此投了 xx。不过他们投的很多项目价值都还算是被大家所认可,大概也不太需要怎么奶了吧。哈哈。

怎么区分刻意和过分我觉得取决于奶的项目是不是真正体现了投资人所坚称的逻辑吧,还是说为了奶而奶。

比如我之前有提到看好 TON 和 MOB,是因为我们坚定看好泛 Web3 生态+去中心化平台。当然我们投的项目属于 Web3 或者泛 Web3 生态的不止那两个(不过就不奶了),嘻嘻。

Q13: 币圈的去散户化的进程非常明显,听到很多从业者会这样说:留给我们散户的时间不多了。对于没有资源、关系和信息优势的散户来说,如何在愈发机构化和专业化的加密时代,和整个行业共同成长去吃到行业的红利。是投资吗?如果是投资,投资什么是对散户来说最合适的。

行业红利有很多种吧,解决了你的用户痛点或者让你有更快乐的用户体验也算是一种(比如我就是 Brave 的忠实粉丝,因为真的好用,还有 BAT 空投、看自己喜欢的广告还有 BAT 拿、还可以享受拿钱砸你喜欢的内容生产者、还有更私密的浏览环境,噢耶)。

(我们没有投 Brave)

但是如果只是说金钱收益,那可能大概率是投资了,也有一部分是你作为早期用户能够接受到的平台的奖励。

我觉得在决定投资之前,你要考虑的是你的风险承受能力,你有多少钱能放在这里跑。相信做资管的或者买过比较大额投资产品的,对那套风险评估问卷非常熟悉,其实这个是最根本的出发点,因为这笔钱在你生活中的地位,决定了你能吃下多大风险的投资组合。

比较基础的,自然是定投比特币,或者是自己觉得自控能力一般 / 难以抵抗自己的人性的,也可以投资能够确保比较靠谱的平台售卖的云算力合约,不过在现在业界乱象丛生的情况下云算力还是有一定的风险(但我觉得理财产品的业态是未来,因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哈哈)。

如果有更多的余钱,对生活影响不大,真心推荐仔细研究一下主流的一些币种,选择自己喜欢的(包括看团队顺不顺眼、社区氛围愉不愉快,激励分配从自己个人的角度看公不公平等等)投入资本。通过自己的钻研,赚到收益,这其实是一种很愉快的体验。而且你喜欢这个项目的话,确实会很自然就想知道项目最近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之类的。:)

对于散户投资者,需要克服的真正困难可能是过度交易,所以避免过度交易的其中一种解决办法是,你真的觉得自己看懂了你的投资,你才会有充足的信心不去过度交易。

Q14: 如何看待目前市场中浮躁的气氛。具体表现为:币圈的人都喜欢说一句话:拉盘就对了。只看结果,却不看背后有无逻辑。以拉盘与否论英雄。不是说拉盘不对不好,而是说正常的投资背后一定包含了某种逻辑。但现在大家不看逻辑,不讨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和革新,唯有拉盘。这种畸形的现象何时才能缓解。

这个问题如果是问具体的缓解时间点,就好像熊市底部的时候你问我啥时候才能回到 6000 以上一样,其实挺难回答的。

但我觉得这个反映出来的问题一个是,很多人有锤子,但是我的小可爱钉子在哪里?

另一个更重要的是,一些项目的经济机制设计的不合理,项目本身进展真的很不错,但是就是不涨、代币不反映项目整体进展的价值。

比如某去中心化金融代币鼻祖。

所以我觉得它需要一些锤子的死去,还可能需要有一些项目自我革命让它的价值体现更为合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拉盘也是因为确实代币经济机制设计不反映它价值增长性,那不拉就只能瘫在那里了。)

比如说在比特币减半周期前,许多钱从虚假繁荣流入比特币,那么泡沫可能会有所爆破。「潮水退去你才能看到谁在裸泳。」

Q15:接触过很多传奇投资人和牛逼的投资机构,都有各自不同的投资风格和体系,却无一例外的都表示:重仓出奇迹,要想富,下重注的类似观点。Continue Capital 的匹马在《致军班书》里也曾提到:有人一直探求致富代码,别人告诉了你,你敢买么,买了你敢重仓么,重仓了下跌的时候你心态能稳定么……所以你只有熟悉了背后的逻辑才能胸中有丘壑,不为外界所干扰。你觉得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适合重仓一个币吗?重仓风险大不大?到底怎么样的仓位才是重仓?如何看待重仓?

我可能会换种说法:买你自己喜欢的,你想明白的,并且认可逻辑的。

这几点,缺一不可。有些你可能是理解了但是不一定认同逻辑的,认同逻辑了还有一些很细节的因素决定是否喜欢(上面提到的那些因素:包括看团队顺不顺眼、社区氛围愉不愉快,激励分配从自己个人的角度看公不公平等等)。

把这个捋一遍下来,你会发现,哪怕专业投资者都没办法同时兼顾很多项目,何况普通投资者。事实上,你会发现同样全身心投入的基金,经历了熊市以后,只投了 10-20 个项目的,基本都跑赢了同一段时间内投了 50-60 个项目的基金。

我反而会觉得普通投资人,在资金量有局限的情况下,本着对自己投资组合负责的态度(我们这里就是讨论虚拟货币的投资组合),更应该「重仓」。这里的「重仓」我觉得是同样体量的钱,投更少的标的,比如别人投 4 个,你就花相当的时间,选出自己喜欢的一两种。

如果真的对自己的投资负责,如果当自己的 20%(举个栗子)仓位都在同一个标的上,是会尽力关注的,而对你自己自愿选择的项目的真心喜欢,恰恰是能让自己坚持关注的前提。

以下为真本聪社群成员对嘉宾的自由提问:

Q16:上半年来出现了很多分片项目,ETH 也在往分片方向发展,涅槃资本看好哪个方向?未来的投资方向都是什么?

如果从扩容的角度来说,相比于分片,我们可能对跨链的解决方案更加喜欢,主要原因是可延展性和更好的兼容性。未来投资和已经布局的方向,上面提到的,端对端加密、去中心化代理、域名等,然后就是衍生品交易平台和传统资金等入口。

Q17:目前很多项目都在做公链,但是其实又不需要这么多,你觉得这么多里面哪些会最先走出来? 你看好那些没有融资过也没有预挖的项目么?你们基金会考虑投资或持有这样的代币么 比如最早期的时候持有比特币。

公链哪个能走出来,我很难直接说谁行谁不行,但是还是回到刚刚的讨论,先行项目的确有不可否认的先发优势。

没有融资和预挖的,很多都是矿币嘛。在之前大熊市的时候,Grin 就是因为他的公平性吸引了一大批人,但是也是因为缺乏更合理的激励机制因此组织层面上存在困难。

我们自己是有参与一些这样的代币的。对于这样的代币,其实最早期在 Bitcoingtalk 上的社区爱好者是有一套自己的投资策略的,我们也是在投资的过程中学习了其中的一些,当然现在有些机构进入也不可否认地会有些打乱了原先的发展步调。

Q18:听说你挺喜欢 Aragon 这个项目,是真的吗?你怎么看待 DAO 这个题材和 Aragon 这个项目?是会爆发还是会成为历史炮灰?

我没有说特别喜欢 Aragon。我认为 Aragon 的确是一个很有勇气的探索,但是首先从链上治理的角度来说,我想问的是它是否真的需要一个 protocol?其次,我认为在过于早期(也就是现在)的情况下,需要社区治理的情形真的并不多。

我认为每一个单独的 case,专门设计一个治理模型(比如我们给「一块广告牌」就用了专门设计了一个模型),然后随着时间推移,模型积累下来,形成可归纳的素材,才会产生所谓更通用的 SDK。所以我觉得 DAO 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通用的模板,而是更多践行和探索者。

Q19:你是如何看待 Polkadot 和 Cosmos?

两者的对比犹如确实苹果对橙子。同时有几点我觉得比较值得提及的:一个是我跟国内某知名 Web3 支持者社区交流后,觉得 Cosmos 的 IBC 配合 Polkadot 的 Substrate,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合。

其次是经济机制上,两个都比较少考虑到流动性在市场条件下的重要性,从 Cosmos 会比较坚持让大家质押而缺乏其他流动性和价格稳定的抓手就能看出,然后从 Polkadot 的巨额融资带来的二级市场买盘潜在动力可能不足也能看出。

然后可能波卡插槽拍卖的机制,潜在的门槛会比较高,这个也是个双刃剑。

Q20:根据您的投资经验,硅谷、中国、欧洲不同地区的项目和团队的各自优势在哪里?

中国的团队很有闯劲,但是可能会需要更多定期回顾一下之前走过的路,拔高一点看。硅谷的项目极客精神非常强,更有创造力,但是应该更落地一些。欧洲的项目有相当多的进展还是有点慢,但是他们还是比较专注的,没那么受到亚洲的一些狂热的影响。

Q21:在那篇「一个加密资产机构的投资观」里面觉得,价值储存 BTC 比智能合约平台 ETH 更具备升值空间,你认同这种看法吗?同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 ETH 也会逐渐发展出货币属性,你如何看待这种后来者的技术创新对前辈的吞噬或者说颠覆 ?

BTC 和 ETH 的对比在任何层面上应该都比较难说算是颠覆或者吞噬吧。

BTC 的头部效应很明显,而且激励机制因为简单反而更容易维持下去。而且它的确是打开大众对这个世界认知的第一把钥匙。

以太是个不断自我更新的平台,金融属性来说,它原来更像是融资工具,然后随着不断上面金融和其他应用的建设,还有一些它的扩容、中间件解决方案的成长,它从某种程度上也像 PoW 一样有了一点 PoW 机制里面的价格地板(price floor)。

Q22:涅槃资本有没有牛市中厌恶风险而错过大的盈利和浮亏时喜欢风险而亏损更多 ? 涅槃资本的风控部门做的怎么样?

我们觉得牛市逃顶对于一些专业投资人来说可能心态上更容易把握,因为会考虑风险控制;但是熊市敢抄底,「敢于接住下落的刀子」,这一点不仅是对周期的判断,还有更是敢于在市场颓靡的时候鼓起信心的勇气。

后者比前者在人性上更难克服,会有在熊市错过的好资产,但是的确不太有因为贪婪而等到泡沫爆裂才后悔的情况。我们的总结是,你很多时候无法在最顶部跑掉,和你大概率无法买在最低点一样。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